Freeze

花费精力然后没有回应。

不会生气,但是会感到有些累。

对我来说精力是很宝贵的啊,用了却没得到什么就会想放弃继续用精力的。

不知道算不算一种紫老头中常有的表现,据说是有容易放弃的特质的。

一些自己的八维解释

知觉功能的比喻

-一副红色色调的画-

Si:这副画暖暖的,让我想起那晚难忘的夕阳。

Se:哇,这种红色的变化……好绚丽和细腻啊!

Ni:画中的红色……生命、激烈、尖锐、又温暖……它想表达什么……?

Ne:这个红色好像我朋友昨天买的那个娃娃诶。


判断功能的比喻

“这世界真是糟透了!”

Fi:好吧,但我并不会因为你的话改变我自己的想法。

Fe:这太消极了!你应该改变这种想法。

Ti:嗯……你为什么会这样想?

Te:哦,可是你这种想法此时没有实际用处。

pc生草东西,丢lof算了


黑键有长长的黑发

莫斯也有长长的黑发

黑键会在一些场合穿黑西装

莫斯也会在一些场合穿黑西装

黑键身高173cm

莫斯身高172cm,只相差一点

黑键是男的,看着像女的

莫斯是女的,看着像男的

黑键失去了重要的人

莫斯也失去了重要的人

黑键是巫王的后代

莫斯是修格斯领主

黑键会吹长笛

莫斯也会吹长笛

所以莫斯黑键说成立()

“哈,没想到能再见面呢!你还是这身打扮啊。”

“怎么,你还在进行你这没有尽头的旅行吗?”

“……。”

“开玩笑的啦。不过在这茫茫雪地里,有用的东西也不好找吧。”

“嗯。”

“唉。”

“……为什么,要叹气?”

“因为你忘了啊。”

“我……忘记了什么吗?”

“我记得你说,你以前是个战士。”

“……。”

“可惜现在,大概看不到,你举起武器,怒目而视的样子了吧。”

面前的人苦笑了一下。

“……可是。”

“人已经不剩几个了。我又要…为什么去战斗呢……?”

“啊。”

“那还真是……”


“……对不起,我骗了你。”

那个由破烂风衣裹住的身影缓缓低下,颓坐在雪地上。

寒风无止境地吼着,揪起她的黑发。

她抬起头,望着空空的天。

火焰在她身后的飞机残骸上发狂的烧着,炸开呲啦的响声,融化了雪。

水与机油混在一起,从她的身侧一点点蔓延。

眼前人的幻影,也随着漫眼的雪花飞散了。

很怀疑阿阿戈尔是捏他了古老者()

接着更怀疑海嗣是捏他了修格斯……

不得不说,真的很像

说不定海嗣真就是阿戈尔人造出来的……

把海嗣融进然后造出深海猎人太可疑了

指这项技术

我明白那些,我生命中点点的甜蜜如此鲜活的存在过。

我明白那个永生难忘的深夜

我抬头望见的,如同漩涡,要将我吞没吸入的,

那样,静谧,璀璨,填满我的整片视界,

在我目光中心旋转着,如梦一样遥远的

星空。

凉风掠过我,我脚下踩着的石子与水泥,甚至男人粗俗的骂声。

我明白时间与生活的残忍,好与坏都一刻不停,被什么撕扯,消失。

我只是在我无法割离的那片死寂中去构造,去飞越,去体验我望眼欲穿的那些。

然后在回到这里,我的“故乡”里,再重复。

我无所谓那些,同生活一样残忍的无所谓。

毕竟我可能只活了一天吧,只活了此刻一秒。

我安静的等待着一切被逐渐或是突然的吞噬掉。

我活着的这一秒,只愿意注视着这一秒或许虚幻的感受。


风水轮流转,轮到我心里一沉了。


哈哈。

我没有什么可说,我能讲述的只有生活。

能过一天是一天吧。

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目光能见的未来,

都如此溃烂。

荒诞的现实,大概网文小说都不敢这么写(笑)

然而,我却是不幸中的万幸,不是吗?

我还不知道被什么影响了,还有着这颗能给予自己一点安慰的脑子,和这双阻拦自己无限坠落的眼睛。

我还在挣扎着,我多幸福。

已经放弃去想关于自己的那些,爱,梦想,容身之所,或者意义。

我需要考虑的只有钱,怎么弄到钱,怎么重复把自己撕碎,去揉成一团,去换取空气。

尽管我已经没有生存的欲望。

我没什么在乎的,我只想

我只想在度过一秒又一秒直到死掉的时候,身上还有残余的尊严在。

不过,被生活的巨轮碾烂成肉泥之后,大家都一样吧。

看到小林摸了也想摸

但是,绿老头你好难画!

最后尝试失败,还是只好丢个蝴蝶,我流蝴蝶。

本来想搞咏叹调的,唉。

很惊喜看到小林画的那张抱抱。

在被你紧紧拥抱的双手勒碎之前,让我体验一下你怀抱的温暖吧。

突然脑子里冒出这样一句话。

我不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