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ze

喝鱼腥草露有感

(lof也发一下,克味写作练习吧(确信))

(疯子指的我爹,他说好喝)

当打开这圆柱形、冰冷的金属容器,从小孔便能窥见其中装满着的浅褐色液体。和液体散发出那不详、辛辣、仿佛混合了一种地球上少见的、扭曲的植物被粉碎、研磨、从它如同人类指骨一般的茎节中溅出的刺激性味道……那味道让我难以忍受。我的胃酸阵阵翻滚,本能地想要将这液体远远丢开,好逃离这诡异的气息——但,我没有。这液体仿佛向我辐射着奇异的吸引力,它绑架了我的精神,将我本不应该产生的好奇心尽数塞进了我因为震惊与惧怕而一片空白的大脑。

于是我如行尸走肉一般,将这印着绿色亵渎花纹的金属容器举起,将这邪恶的液体送入口中——我甚至不知道这液体能不能让人安然无恙的服用。

紧接着,我的口腔、鼻腔、甚至咽喉都被它带来的刺激紧紧扼住。那股我从未感受过的腥臭滋味,与那种完全来源于人类化工的、令人作呕的甜味,以及其中微弱又强烈的辣感一同涌入我的口中,搅拌着我孱弱的神经。

我慌张的放下容器,但愿这黑暗的液体不会在未来某一刻将我完全侵蚀,使我和那些痛饮的疯子化为一类——毕竟我已经把这液体吞下去了。

一·错误

阅读提示:想要跑林中古宅的pl看到这条就别看本文了!含有剧透!!

本文是参考了 @SGLL  大佬的合集“不可知的恐惧”里的第四篇文章的一些情节写的……总之侵删。

灵感来自于coc跑团模组《林中古宅》中自己的pc……所以后面也会涉及到这个模组的内容,会预警。

文笔烂,看着图一乐。


一片漆黑。

“莫斯教授,不要再停留了,不然我们就回不去了!”

“……”

风吼叫着,一行人身上扛着箱或各种工具,在暴雪构成的朦胧中缓慢移动。

无边际的冰川,暴雪,极昼……显而易见,这里是南极。

在队列的倒数第二个,一位白发白须的老人双手环抱着胸口,想要借此保持身体的温度。

——或者说,他在隐藏什么东西。

在他厚重的大衣下,一团如泥团的黑色生物开始蠕动。同时,密密麻麻并且散发着淡黄荧光的眼睛在这团生物的体表浮现。

“……别乱动,别出声。”老人感受到了这团生物的苏醒,他的声音立刻淹没在狂风中。

“……Tekeli?”他怀中的生物并不能理解人类的语言,但似乎有些明白他的意思,在发出一声像是询问的鸣叫后便再无动作。

这团漆黑的生物再一次沉睡在漫长的黑暗中。


当它再一次苏醒的时候,是在温暖的壁炉旁,眼前只有一位老人背对着它,它听到书页摩擦的声音。

“……传说中的生物,修格斯。”老人转身,“看看你……金色的眼睛,和其他修格斯真不一样。”

“Tekeli?Tekeli-Li!”这团小修格斯突然叫了起来。

“你是饿了吗?”老人在它的面前放下一大块生牛肉,凝视着慢慢进食的小修格斯。

大快朵颐之后的小修格斯茫然的看着老人——用遍布全身的眼睛。

一个比它现在大许多倍的,它从未见过的两足生物正在它的面前对它喂食。

“Tekeli?”它再次鸣叫。

“没事,以后我们会慢慢熟络的……”老人轻轻抚摸着它凝胶状的身体。


小修格斯已经在这个古旧的住所里待了很久了,身体也比之前大了许多。

剥落的墙漆,磨损严重的皮沙发,时不时坏掉的黑白电视……但是小修格斯并不讨厌,因为老人每天都会抱着它坐在这个简陋的客厅里看电视。

大多数时候,老人都待在紧闭的书房里,小修格斯被安排在散发着阴湿气息的地下室。

日常的生活很平淡,但不得不说小修格斯也偶尔给老人带来烦恼——在它吃掉家里的水壶和衣服的时候。

老人平常除了采购完全不出门,但是隐藏再好的秘密也终究会被发现。

邻居早就受不了老人屋中传出的恶臭了。“这个怪老头在家里养了怪物!”之后越来越多的人传播类似的话。


终于有一天日常的平静被打破了。

“咚咚咚!”剧烈的敲门声。正在进食的小修格斯被吓得拖着食物就缩进了餐桌底下。

老人开了门,门外站着一位年轻人。那年轻人情绪很激动,一把扯住了老人的衣领。

“威尔森,你这是怎么了!”老人语气严厉。

“您说是怎么了!……您曾是我最尊敬的导师,但您怎么可以!”

“闻闻吧!整个房子里充满恶臭!那些家伙没有骗我!”威尔森瞪着老人。

“那个该死的怪物呢!您把它藏哪了!”威尔森一把推开老人,老人摔在了地上。威尔森稍作迟疑,便在屋里四处搜寻。

小修格斯蜷在桌布下,在它面前晃来晃去的鞋子让它恐惧得颤抖。但是没多久,桌布就被掀开了,刺眼的光芒照了进来。

“该死的怪物……我马上……”威尔森想要抓住不敢动弹的小修格斯。

这时候,摔在地上的老人突然扑了过来,死死掐住威尔森的双手。

“您疯了!您难道忘了这东西把我们的同伴吃掉了吗!您居然把这怪物的幼崽从南极带回来?!”威尔森挣扎着。

“自从那场灾难之后您就像变了一个人……难道您是把这恶心的怪物当做孩子抚养吗!!!不要发疯了教授!您再痛苦也不能干如此出格的事情!”

“……闭嘴!”一直沉默的老人突然吼了一声,然后和威尔森在地上扭打起来。

在相当长一段时间的混乱后,两人精疲力竭。

“不管我怎么做您都不会交出那个怪物的……我放弃了,从此我再也不认识您。”威尔森丢下这句话后摔门而去。

老人倒在地上,胸脯剧烈的起伏——刚刚那一架几乎把他耗尽了。

小修格斯从某个角落钻了出来,一点点向老人蠕动。

老人望向靠近他的小修格斯,脸上渐渐浮现出微笑。

小修格斯注视着老人,感觉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它走向老人常常拿起的相框,现在已经掉在地上了——里面裱着一张泛黄的照片,照片上是一对幸福笑着的母女。

老人不解的看着小修格斯。而小修格斯只是以一种极慢极慢的速度改变着自己的身形,在漫长的等待后——

一个穿着裙子的金发小女孩站在了老人面前。而小修格斯正试着用模拟出来的声带发出一些不知所云的声音。

老人爬起身,将小修格斯抱起,举到空中转了一圈。眼泪从他浑浊的眼瞳旁不停渗出。


平静的日常继续着,也渐渐不再有人打扰,因为其他人都对老人唯恐避之不及,接连搬走了。

小修格斯长的更大了,学会了一些人类的语言,变形能力也比以前强了不少。

小修格斯知道了老人的名字是威廉·莫斯,曾经是一所大学的教授,在学术方面登峰造极,这也是他为什么会被安排到南极科考的原因。

可能是从电视上学到的,小修格斯开始喊老人为“老头”,不过老人只会笑着抚摸它,并且依旧称它为“小修格斯”,尽管小修格斯已经和老人一样大了。

到底和老人相处了多久呢?小修格斯并没有记录时间的习惯,但它发觉自己已经逐渐理解了人类的情感。


寂寥的夜晚,小修格斯和老人都睡着了。

“砰!”有人一脚踹开了门。一个穿着艳丽的女子在有些烂掉的木地板上来回踱步,哒哒的鞋跟声吵醒了地下室的小修格斯。

老人从卧室走出来,正要开口,面部却揉作痛苦的一团。那女子却得意的看着被无形之手掐住脖子,在空中拼命挣扎的老人,就像在欣赏一幕戏剧。

老人发出微弱的呻吟,没多久便没了声音,整个人像泥巴一样地掉在了地上,双眼直愣愣的盯着某处。

女子收拢手中的红色绒扇:“啊呀,饲养修格斯的人类么……只是路过就听到这么有趣的事情。”

女人走进地下室,小修格斯恐慌着与墙壁融为了一体。没有发现什么的女人似乎也并不在意小修格斯,哼着歌就走出了大门。

小修格斯爬出地下室,看见了老人的尸体。

虽然它早就料到,但一种它从未经历过的疼痛要把它撕裂了。

小修格斯趴在老人的胸口上,它闭上了体表的眼睛,直到尸体从柔软变为僵硬再变回柔软。

小修格斯想起了电视上的场景,在人类死后,人们会为尸体举行一个叫做“葬礼”的仪式。

小修格斯抱着老人的尸体,来到了后院,学着人类的样子挖了一个深坑,将老人的尸体轻轻放进坑中。

小修格斯忽然意识到并不会有人来参加这种顶多称之为埋葬的“葬礼”,它甚至找不到能够做老人墓碑的东西,所谓的坟墓只是一个土丘。

小修格斯在老人的尸体旁待了很久,在老人的墓旁待了更久,它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进食了。在找到一些勉强能维持生命的食物后,它明白在这个地方不可能存在它的同族。

小修格斯知道已经没有什么能够依靠了,而它的力量现在也不够强大,它必须自己想办法活着。


如果想要在这个地方活下去,除了作为人类生活,别无他法。

因为,因为它不想伤害人类。它总是想起那个老人。

小修格斯在一个角落里慢慢化身成了一个黑发的小姑娘,与那照片上的姑娘相似,接着悄悄混进了集市。

它在集市里漫无目的走着,不知何时自己的视线被阴影笼罩。一位强壮的男人站在它的面前。

那个男人蹲下身来,露出笑容,问它:“小姑娘,你叫什么?”

小修格斯想起那个名字,它记忆中那一声,那是它听到的第一个人类的名字……记忆中最为深刻的名字。

“我叫莫斯。”她回答。

(未完待续)